弦声断墨色凉

不知名藏厨

今天份的茶绘!
下面是我和老铁盗子的对话hhhhhhhh
就是我最帅,不服憋着!

ps.动作有参考!

“吾友可比你那劳什子美少女好一百倍!”

晚自习随便摸了个酒茨现pa
感觉这两人都是很有占有欲的呢
【我也很有占有欲啊茨木宝宝是我的
【小姐姐画的我好开心哦

数学课上一边提防老师一边被冻得瑟瑟发抖…
抖出一个茨木小姐姐…
他太好看了我却画不出亿万分之一

今天运气好的可以
扭蛋一发入魂抽到麦克喵

回家之前约到妹子拼豆
拼了只葛格

【源丽】傻白甜日常

丽丽天天撒刀子,很气
但我还是要给她写段子
要是我写了段子她还不撒糖
那我就要伤心到昏古七了






1
丽丽是一朵知名源氏厨,已经到那种看见“源”这个汉字都要激动一下的程度了。
虽然吧,源氏这家伙是挺帅、挺活泼、挺温柔,挺值得喜欢的,但是厨成丽丽那样的,都快疯魔了,也算少见。
哦隔壁那个天天喊着要弓虽女干半藏的绿豆也差不多。

2
此时此刻,我们的丽丽觉得她快要圆满了。
她正襟危坐在沙发上,左边一枚雀儿源搂着她的肩,右边一颗绿毛源抱着她的腰;沙发前面有一头盘腿坐着的机械源,丽丽的大腿就正好被夹在他的胳肢窝底下;靠背后面挂着一朵草莓大福源,两只胳膊搭在丽丽的肩膀上,下巴就搁在她脑袋上,时不时蹭两下,支棱着的兔耳朵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。
您的好友 丽·源爬架·丽 已升华。

3
这个情况是怎么发生的,说来话长并且因为太复杂所以不能长话短说,所以我们暂且按下不表。
总而言之呢,四只源因为都是自己,所以和丽丽在一起的生活十分幸福和谐。

4
但是有时候会发生一些小小的意外状况,打个比方:这天晚上丽是和机械源面对面抱着睡的,第二天早晨她却是手里抓着草莓大福一只耳朵醒来的,另一只耳朵的尖尖已经被口水沾湿了,机械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踹下了床;或者有的时候丽丽被雀儿源和绿毛源夹在中间,结果早晨醒过来的时候,丽丽还在中间没错,但是雀儿跑到了她头顶上,绿毛被踩在了脚下,成为了一个完美的工字。
就是中间那竖有点短。

5
丽丽是属于不会做饭的那类人。想也不用想,四个源氏也都不会。
丽丽刚学会做蛋糕,就迫不及待的要做给源氏们吃。
“这是…蛋糕?”
“是大饼吧?”
“看上去好像还不错哦?”
“反正吃了也不会死啦!”
………
“以后我们还是泡面吃吧!丽丽!”x4
完全不意外的结局呢。

6
家里人太多,洗澡也是个问题,更何况还有两个半机械,日常护理简直麻烦到不行。
所以在各种协商下(防止在洗澡的时候对丽丽干坏事(但我觉得丽丽肯定很想被干…坏事)以及清理机械),最后决定四个源一起洗澡,丽丽单独洗。
某次四个源在洗澡的时候,丽丽兴冲冲的打开浴室门,十分期待里面的风景。
…只能看见两个大汉在搓两个机器人,一点都不浪漫。

7
最后总结一下丽丽的现状
被源淹没,不知所措。

-END-





我要糖我要糖我要糖我要糖
手机客户端不知道怎么艾特
有点儿气又有点儿着急

这个丽丽欺骗我的感情
伤心到昏古七

每天晚上都要实力cos一波死神
灵魂coser【眨眼

【麦藏】便利店恋情

撸个甜饼回回血
麦藏青年设定
半藏是到美国留学的学生,半工半读
本文设定半藏在假期里打工
值便利店的夜班
OOC严重,不喜勿入




1
假期里的某天,半藏还是和往常一样在便利店打工,天已经黑透了,店里只偶尔有几个客人,大部分还都是买盒套就匆忙跑掉的。
半藏坐在收银台后面,在客人进来时机械性的站起,用带些口音的英语报出商品价格,这种不需要很好口才的工作十分适合半藏,毕竟英语对于日本人来说是很棘手的。
“来包烟。”快两点的时候,有些犯困的半藏被一句话惊醒,匆忙起身,睁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客人,结果发现因为身高问题,他直视的是客人有些胡渣的下巴。
真尴尬啊,半藏一边想一边抬脸,眉毛微微皱起。

麦克雷一开始以为收银台后面坐了个东方小姑娘,低着头打瞌睡,高高扎起的马尾辫在躬起的背上拐了个弯儿,发梢搭在肩上,随着呼吸一抖一抖的。麦克雷还有点舍不得叫醒“她”,但是烟瘾犯了的感觉实在不大妙。
当“小姑娘”急吼吼的起身然后慢慢抬脸时,麦克雷觉得,自己恋爱了。
“天啊她的小动作真可爱!天啊她雾蒙蒙的眸子真像小梅花鹿!天啊她的嘴唇就像果冻一样!天啊好想咬一口!天啊她真tm可爱!”此时他的内心早已炸成了天上最炫的烟花。
“xx元,先生。”小鹿的声音也很好听呢!但是有点像男生的啊?
视线下移,麦克雷看着半藏的喉结喝平坦的胸部。

烟花,灭掉了。

半藏看着那个失魂落魄逃走的客人,有点儿懵的揉了两下后脑勺。


2
半藏再次看到那个有些奇怪的客人是两天后了,依旧是凌晨两点左右,一句“来包烟”,不过这次他的下巴上倒是没有胡渣了,看上去干净了不少。
半藏作为一个亚洲人,总是觉得欧美的人长得都差不多,高鼻梁深眼窝,还有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,好像连姑娘们也是这么长的,能分清楚才有鬼呢。
但是那位奇怪的客人给半藏留下的印象却是出奇的深刻,大概是因为很少看见有人大半夜的还戴着顶牛仔帽吧?
“xx元。”一切跟上次比起来,好像并没有什么差距。只是这次这位客人离开时倒并没有很慌乱了,还对半藏露出了一个很有魅力的笑容。

那天回去之后,麦克雷的内心有一点小恐慌,自己居然被一个男人吸引了,这是要弯啊。
不过话又说回来,那头小鹿那么可爱,就算弯了这波也不亏!
快乐的牛仔只恐慌了三秒,然后他继续快乐了起来。
“漂亮的小鹿一定会成为我的小鹿的。”
两天后,一包烟抽完了,麦克雷稍微把自己收拾了一下,兴冲冲的溜达去了那家仿佛闪耀着圣光的便利店。
其实麦克雷烟瘾并不是很重,每天一两根就差不多了,一包烟两天就抽完,也算是种成就吧?

今天小鹿还是那样可爱。
麦克雷总结道。


3
自半藏第一次见到那个客人开始,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,从一开始的三天两头出现一次,到一天出现一两次,到最后问清了他的值班时间,全程骚扰,半藏倒也没觉得讨厌,大概是对那张俊脸讨厌不起来吧?
md,颜即正义啊。
毕竟半夜的便利店生意很烂,所以半藏还是乐得跟麦克雷交流交流的,虽然他说的挺少,还大部分都在呛麦克雷,但这让他感到很开心。
麦克雷也挺开心的,虽然半藏与他的初印象差距很大很大,可这反而更吸引他了。
嗯,恋爱中的人不需要思维。
不过一个会提醒你“抽烟对身体不好,烟瘾忍不住就吃点薄荷糖吧”的人,难道不值得你去喜欢吗?

麦克雷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,于是打算告白,告白前一天就先不去便利店吧,好好准备一下。
麦克雷没去便利店的那天,半藏坐立难安,一直在收银台后面踱来踱去,毕竟是自己在便利店打工的最后一天了,他很想跟自己这位朋友道别的。只不过他从零点等到了早晨八点,看着天色渐渐变亮,都没有等到麦克雷。

当麦克雷再次站在便利店门口时,他透过玻璃门看见,收银台后面坐着的不是他的东方美人儿了,而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小哥。
麦克雷走进这家他已万分熟悉的便利店,却只能干巴巴的问一个陌生的人:“半藏呢?”
“啊你说半藏啊,他已经不在这儿打工了。”
麦克雷又像第一次离开这儿一样,失魂落魄的,这次快乐的牛仔实在是难以继续快乐了,他无比后悔昨天的缺席以及没有问半藏住处。


4
不快乐的牛仔借酒消愁,一口酒一口烟,手边是扔的乱七八糟的酒瓶和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烟与薄荷糖,随便动一下都是一阵叮铃哐啷,脏乱的房间里透露出一股浓浓的颓废,酒气和烟味就紧紧的缠绕在一起,令人反胃。
麦克雷把最后一瓶酒的最后一滴也灌进自己的肚子里后,生气的随手把瓶子一摔,晃晃悠悠的撑着墙站了起来,脚步发虚的出门,打算再买几瓶酒。

“麦克雷!”麦克雷跌进一个人的怀里,那人比他矮不少,他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半藏的声音,应该是在做梦吧,他想。
那梦里就干一些现实里没干的事儿吧!
麦克雷一只手插进了半藏的头发里把半藏的头往自己这里按,自己垂下头去狠狠的吻在了半藏的唇上,啃咬了起来。
半藏怔住了,他应该抵抗的,可是他没有,这个像他俩初见时一样邋遢的家伙,他无法拒绝。“麦克雷…”他低吟道。
“宝贝…甜心…我喜欢你…我的小鹿…我爱你…”麦克雷被烟酒弄哑的嗓子仿佛一张砂纸,在半藏的心上不轻不重的摩擦,让半藏心里痒痒的,却又有些发疼。
“被他喜欢着的人一定很幸福。”半藏被困在麦克雷怀里,如是想到,心里和鼻子都忍不住的泛酸。
最后半藏还是把那个讨厌的醉汉搬回了自己家,他算是明白了,自己已经栽在了这个名叫麦克雷的男人的手里,然而麦克雷喜欢的肯定是个漂亮的姑娘。
半藏的手摩挲着麦克雷的下巴,指肚被冒头的胡渣扎的有些痒。
他看着躺在沙发上万分憔悴的麦克雷,醋意熏的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到底是哪个人能逼得那个意气风发的人如此颓废,真是过分啊。

第二天麦克雷醒了个大早,因为宿醉头一阵阵发疼,对前一晚的记忆十分模糊。
等他皱着眉睁开眼时,发现自己并不在自己脏乱差的猪窝里,而是在一间非常干净整齐的屋子里,虽然睡的是沙发,但比自己那里好太多。
半藏彻夜未眠,听见外面有动静就起来开门,正好对上了麦克雷的眼神。
啊,真是尴尬啊。比初见时还要尴尬。
“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?”半藏状似平静的坐到了单人沙发上,其实他紧攥的拳头里已经全是汗了。
麦克雷以为半藏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意,老脸儿一红,还点了点头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你有喜欢的人一定要追求啊…不要错过…什么!什么?你喜欢我?”
“是啊,半藏,我喜欢你,我爱你。很难接受吗?真令我受伤。”
“…不…不是的…我也…

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
-END-



邂逅的不正经小剧场

半藏被一阵叮铃哐啷的声音惊醒,抬头一看,是一个胡子拉碴的牛仔,那声音是他的破靴子后跟的旧马刺发出来的,烦人的很。
“亲爱的岛田半藏先生,您已经被我抓住了。”

“神经病啊。”

-小剧场END-


想要小爱心和评论【拇指